图片 1

图片 2

《阿米拉的红铅笔》[美]安德烈娅·平克尼著 张海香译/晨光出版社2017年1月版/26.00元

《阿米拉的红铅笔》

《阿米拉的红铅笔》中的主人公小阿米拉出生在非洲苏丹达尔富尔地区的一个小村庄里,和爸爸、妈妈、妹妹快乐地生活在一起。她酷爱画画,爸爸送给她的12岁礼物便是一根细树枝。有了它,阿米拉在非洲无边无际的沙土上画下自己心中美丽的图景。脸庞坚毅的妈妈、眼含智慧的爸爸都是她爱画的对象。

上个星期读的一本书——《阿米拉的红铅笔》。感谢推荐者嫣然同学。

哈利玛是阿米拉最好的朋友,她俩曾一起使劲儿拔掉哈利玛欲掉不掉的牙齿,欢快地玩儿晕乎驴子的游戏。然而,这对形影不离的好朋友却因为哈利玛一家要搬往大城市而不得不分开。哈利玛说她还要去盖德小学,从此,盖德小学就像一粒种子深深地种进了阿米拉的心里。在那儿,女孩儿和男孩儿一样,可以学习阅读、书写,而不是在农场上挤牛奶、采秋葵、摘甜瓜或者早早结婚。不过,上学这个点子惹恼了妈妈,她希望阿米拉永远留在农场,而把书写、算术的活儿留给男人们。可坚持不懈的阿米拉还是偷偷将盖德小学描绘进了自己的未来里。

看名字,我猜这个故事和梦想有关。一个12岁的小姑娘在她所处的年代怎么生存,怎么在夹缝中活出自己,甚至过得更好?在这本书里可以找到答案。

12岁的阿米拉开始像大人一样干各种农活,还要拼命理解大人口中那些艰涩的词汇。爸爸解释压迫、反抗、种族灭绝;妈妈念叨武装、民兵、强盗、叛徒。在生活中只见识过爸爸和邻居进行番茄大战的阿米拉,她的字典里可没有这些词,自然不会知道它们到底有多恐怖。

这本书和我们共读过的《十岁那年》相似,都是诗歌体,虽然厚厚一本,读起来并不费劲;描写的都是战争背景下,从孩子的视角看世界。

然而,就在阿米拉12岁那年,一切都变了。哈布博来了,卷走了阿米拉心爱的小羊; 贾贾威德也来了,他们将压迫、武装、强盗一一演绎,阿米拉失去了父亲和家园,不得不背井离乡、长途跋涉,来到生存环境恶劣的卡尔玛。在这里,阿米拉不再有绘画的灵感,甚至失去了言语。她不再有农活可干,剩下的就是每天等待施舍和长途跋涉地去汲水。卡尔玛的树上没有尖细硬挺的树枝,地上也没有无边无际的沙土,有的只是满天飞舞的“苏丹花朵”,蜂拥而至的绝望人群。直到有一天,阿米拉获得了一支红铅笔,她慢慢坚强起来,用红铅笔勾画出战争当晚发生的恐怖的一切,将新的亲人画进家人像,和妈妈一起面对悲伤。她偷偷学习写字,不断进行超越年龄的思考。她渐渐地意识到,卡尔玛不是生活的终点,于是她毅然决然地离开,去盖德小学,即便前路未卜,危险重重,但依然义无反顾!这就是阿米拉的故事,即便遭遇风暴、经历战争,她依然勇敢、坚强地生活,满怀希望地追逐梦想。

回到这本书,这个叫阿米拉的姑娘原本生活在平静的苏丹乡村,在这里女孩读书被视为“与追风无异”,一提读书,母亲就不开心,她不允许阿米拉提起上学,每次阿米拉想要开口,她就会像“赶苍蝇似的轰走了它”。(《传统的木屋》)但学会阅读与书写一直是阿米拉深藏心底的梦想,好在爸爸是理解和支持她的。可是,突如其来的战争袭击了她的村庄,她失去了深爱的父亲和赖以生存的家园。野蛮的武装力量到处制造恐慌的气氛,恐惧与绝望夺走了阿米拉的声音,她无法表达自己,直到她意外地获得了一件礼物——一支红铅笔。这支铅笔唤醒了潜藏在心底的读书梦想,她画呀画呀,她要离开卡尔玛,她要走到尼亚拉,她想去上盖德学校。

图片 3

去吧,去远方

“对我来说,这些都是藏宝。”初看“藏宝”我联想死起了《田鼠阿佛》,谁能说阿佛采集阳光、色彩不是在藏宝呢?在关键时,是这些灿若星空的宝贝给了他力量呀。阿米拉呢,阅读、书写就是她的力量之源呀。再看,更能理解藏的意义。妈妈是绝不允许阿米拉认字学习的,老安瓦尔却愿意在卡尔玛的全日制学校建成之前教阿米拉认字,他说“我会秘密地教你,在晚上。点灯笼。妈妈绝不会知道。”尽管阿米拉仍然在担心着妈妈的警告,但老安瓦尔安抚她说:“阿米拉,你不是在追风。你是在搅动风。”背着妈妈悄悄读书认字,小心翼翼地揣着她的梦想,这不就是藏宝吗?

握有红铅笔的阿米拉想“往前 往前”,握有红铅笔的阿米拉想“要么飞 要么死”,她不愿意像那个挺着甜瓜一样肚子的姑娘那样过一生……

她告诉妹妹莱拉“鸟儿在卡尔玛的笼子里飞不了”,她摒弃那讨厌的疑虑奋力逃跑,“像刺猬一样脱身”,她坐上了老安瓦尔的小推车……她飞走了。

还记得之前刷爆朋友圈的名模华莉丝吗?

图片 4

T台上的华莉丝

她出生在贫苦的非洲,4岁被强奸,5岁时被行女性割礼,13岁逃婚走出沙漠,当过女佣、清洁工,22岁成为顶级广告模特…她是第一位登上《VOGUE》的黑人超模。

图片 5

成名之后的华莉丝出版了自传《沙漠之花》,讲述了她童年的悲惨遭遇,很多读者都惊呆了。在自传里,她写到“我从来都不是父母想要的那种女儿,我固执、任性,不断地质疑和怀疑一切”。

接受媒体采访时,华莉丝说“当年从狮口逃生的那一刻起,我就感到上天让我活下来是为了让我做一件事。现在我终于知道了,尽管前途危险,但是我也要碰碰运气!”

图片 6

“还有其他可能吗?”

图片 7

“我就有”

一如《阿米拉的红铅笔》。童年时候“还有其他可能吗”的游戏让阿米拉“用阳光的方式看待事物”,爸爸和老安瓦尔给了她逃跑的勇气,红铅笔让她有了奔赴尼亚拉的信念。

走吧,去远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