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董邵南序 [唐] 韩愈 燕赵古称多感慨悲歌之士[1].董生举进士[2],连不得志于有司[3],怀抱利器[4],郁郁适兹土[5].吾知其必有合也。董生勉乎哉! 夫以子之不遇时,苟慕义强仁者皆爱惜焉[6].矧燕、赵之士出乎其性者哉[7]!然吾尝闻风俗与化移易,吾恶知其今不异于古所云邪?聊以吾子之行卜之也。董生勉乎哉! 吾因子有所感矣。为我吊望诸君之墓[8],而观于其市,复有昔时屠狗者乎[9]?为我谢曰:明天子在上,可以出而仕矣。 董邵南,寿州安丰人,因屡考进士未中,拟去河北托身藩镇幕府。韩愈一贯反对藩镇割据,故作此序赠送他,既同情他仕途的不遇,又劝他不要去为割据的藩镇作不义之事。首段先说此行一定有合,是陪笔。次段指出古今风俗不同,故此行未必有合,虽不明说而主旨已露。末段借用乐毅和高渐离之事,喻示董邵南生不逢时,应当效法古代的忠臣义士,效力朝廷。全文措辞深婉,意在言外,虽仅百余字,但一波三折,起伏跌宕。刘大櫆评此篇曰:深微屈曲,读之,觉高情远韵可望而不可及。 韩愈,唐代文学家、哲学家。字退之。河南河阳人,郡望昌黎,世称韩昌黎。因官吏部侍郎,又称韩吏部。谥号文,又称韩文公。在文学成就上,同柳宗元齐名,称为韩柳. [1]燕赵:战国时,燕国位于今河北北部、辽宁西部一带;赵国位于今山西北部、河北西部一带。 [2]董生:指董邵南。 [3]有司:古代设官分职,各有专司,故称。这里指主持进士考试的礼部官。 [4]利器:比喻杰出的才能。 [5]兹土:当时河朔三镇幽州、成德、魏博,都自置官吏,割据而不受朝廷节制。 [6]强:同强,勉力。 [7]矧:况且。 [8]望诸君:即乐毅,战国时燕国名将,辅佐燕昭王击破齐国,成就霸业,后被诬谄,离燕归赵,赵封之于观津,称望诸君. [9]屠狗者:据《史记刺客列传》记载,高渐离曾以屠狗为业。其友荆轲刺秦王未遂而被杀,高渐离替他报仇,也未遂而死。这里泛指不得志的豪侠义士。 自古就说燕、赵一带有很多慷慨激昂的豪侠义士。董生考进士,接连几次未被主考官录取,怀抱杰出的才能,心情抑郁地要到那个地方去。我知道董生此行一定会有所遇合,董生,努力吧! 象你这样不遇于时,如果是仰慕而勉力实行仁义的人,都会同情怜惜你的。何况燕、赵一带的豪侠之士奉行仁义是出于他们的本性呢!然而,我曾听说风俗是随着教化而改变的,我哪能料想现在比起古时候所说的没有什么两样呢?姑且以你此行去证实吧。董生,努力吧! 我因为你的此行而产生了一些感想。请你为我到望诸君乐毅的墓上去凭吊一番,并且到那里的街市上看看,还有过去的屠狗者一类的豪侠义士吗?替我向他们殷勤致意:圣明天子在上执政,可以出来任职效忠了! 提醒董生应妥善处理他和唐王朝的关系,就劝其入朝廷效忠 语言特点是 文章表面上一直是送董生游河北。开头就预言前去必有合,是送他去;第二段虽怀疑燕赵的风俗可能变了,但要以吾子之行卜之,还是要送他去;结尾托他去吊望诸君之墓、劝谕燕赵之士归顺朝廷,仍然是送他去。总之,的确是一篇送行的文章,但送之正是为了留之,微情妙旨,全寄于笔墨之外。 作者不希望董生去河北,在董生临行之前,韩愈要送一篇序文给他。但这样的序文是很难措辞的。赞成他去吗?固然如此,因对他有一定的同情,但若赞成,则违背了韩愈自己的政治主张;阻止他去吗?说明那是从贼,那就是变成了留行,而不是送别,也不合赠序的要求,更何况对于怀抱利器的董生去求发展提出反对意见,毕竟是说不通的,作者毕竟对董生怀有一定的同情。由此看来,这篇赠序实在是难以下笔了。 作者在赞美河北时有意识地埋伏了一个古字。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作者特意在古字后面用了一个称,使古隐藏其中,不那么引人注目。古称云云,即历史上如何如何。历史上说,燕赵多感慨悲歌之士,那现在呢?现在或许还是那样,或许已不是那样了。后文用一个然突转,将笔锋从古称移向现实,现实怎样,不言而喻了。由此可见,文章写古正是为了衬今,为下文写今蓄势。 如今之燕赵是不是还多感慨悲歌之士呢?在作者心中,这个答案当然是否定的。但作者并不立刻否定,也不明确否定,而是提了一个原则:风俗与化移易.既然是风俗与化移易,那言外之意不言自明。既然河北已被反叛朝廷的藩镇化了好多年,其风俗怎么能不变呢?既然变了,那也就不再多感慨悲歌之士了,那么你董生到那里去,就不能有合. 当时的藩镇为了壮大自己的势力,竞引豪杰为谋主.董生到河北去,合的可能性是很大的,他将会受到藩镇的重用。果如此,岂不证明了今之燕赵不异于古所云了吗?但是作者是早有埋伏的。他说燕赵古称多感慨悲歌之士,又说感慨悲歌的燕赵之士仁义出乎其性.预言董生与仁义出乎其性的人必有合,这是褒奖董生的话,但也是作者埋下的伏笔:如果你能同如今的风俗与化移易的藩镇们相合,那只能证明你已经丧失了仁义.前面的扬是为了后面的抑.聊以吾子之行卜之也的卜,与其说是卜燕赵,毋宁说是卜董生此行的正确与错误。董生勉乎哉!此处当为好自为之讲,勉其不可从贼也。 最后一段,作者借原燕国大将乐毅被迫逃到赵国去的故事,来暗示董生。为我吊望诸君之墓,是提醒董生应妥善处理他和唐王朝的关系。还进一步照应前面的古字,委托他到燕市上去看看还有没有高渐离那样的屠狗者;如果有的话,就劝其入朝廷效忠。连河北的屠狗者都要劝他入朝,则对董生投奔河北依附藩镇之举所抱态度也就不言而喻了。 董邵南去河北的原因是 董生举进士,连不得志于有司 怀抱利器,郁郁适兹土 作者拜托董生的两件事: 替作者凭吊一下望诸君的墓 并看看,是否还有过去时代屠狗者一类的埋没在草野的志士 目的: 其一,当时的河北是藩镇割据的地方,韩愈坚决主张削藩平镇,实现唐王朝的统一。因而在他看来,若有人跑到河北去投靠藩镇,那就是从贼,必须鸣鼓而攻之。 其二,韩愈为了实现唐王朝的统一,很希望朝廷能够招揽人才,但在这一点上朝廷使他大失所望。所以他在许多诗文中,都替自己与他人抒发过怀才不遇的感慨。他有一篇《嗟哉董生行》的诗,也是为董邵南写的,诗中小序有这样的语句:县人董生邵南隐居行义于其中,刺史不能荐,天子不闻名声,爵禄不及门。全诗在赞扬董生隐居行义的同时,也对刺史不能荐表示遗憾。这位董生隐居了一段时间,大约不安于天子不闻名声,爵禄不及门的现状,终于主动出山了,选择了去河北投靠藩镇。对于董生的郁郁不得志,韩愈自然是抱有一定的同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