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体II》舞台剧中采用的汽幕投影、余光投影、3D Live Theatre等新媒体技术也是首次应用于舞台。制作团队表示,相比前作,制作成本略有上升,浮动约30%,目前在北京和上海市场中已回收约50%的成本,整体市场表现良好。“国内市场对大IP已经达到痴迷的程度,但相比知名版权,更重要的还是修炼内功,将好的演员、好的制作和好的艺术效果呈现给观众。”李童说。

从上周末起到这个周日,由Lotus Lee未来戏剧出品的3D科幻舞台剧《三体II:黑暗森林》在上海文化广场连续演出10场。

刘慈欣评《三体II》首演:超越第一部

这个体系其实跟科幻电影的创作没有很大关系,你现在去美国跟人家谈科幻电影,他们不大会谈到工业体系这个话题,因为人家已经有了,而我们现在面临的还是要去搭建的过程。

她介绍,在《三体II》制作前期,曾想过对故事进行结构性调整。例如把程心的故事加入到舞台剧中,但后来还是决定尊重原著的结构。“刘慈欣给我们最大的支持是,完全不干涉我们的创作,给了充分的自由。”

答:中国的科幻电影目前还是缺编剧,我们的编剧人数不少但是科幻编剧人数很少。为什么现在都从小说改编呢,因为没有成熟的科幻编剧。

4月12日晚,舞台剧《三体II:黑暗森林》在上海举行首演,该剧由Lotus Lee未来戏剧出品,根据刘慈欣荣获第73届雨果奖最佳长篇小说奖的同名小说改编。原著作者刘慈欣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不看重改编时需要尊重原著,也不介意被误读,“文字和舞台的效果完全不同,科幻改编要是忠实原著,可能就会失败。”

答:科幻电影是一个很大很复杂的产业,不可能靠单独的一个作者来推动。

www.8455.com 1

如果影视改编成功的话当然很好,如果不成功,对整个产业链也会有影响。

“《流浪地球》火了,跟我关系不大。”刘慈欣说。“身为作家,还是会继续写作,新的作品将是一个和三体完全不同的故事,关注现在热门的技术领域,包括生物学、信息学等等。对于人类而言,类似《三体》这样的危机,可能一百年都不会有,也可能明天就会有。”

答:想写一个和《三体》很不一样的新书,有很多选项,生物信息、人工智能都可以,不过创作这个事情,还是需要时间。

“演员普遍都很年轻,我心中的大史,是个比我年龄都大的人,怎么会这么年轻?”在深夜的上海文化广场,刘慈欣笑谈他看完舞台剧的第一感受。“相比第一部,第二部的故事更厚重,更有底蕴,将人类面临世界末日所感受到的压抑感,完美地呈现出来。”

www.8455.com 2

《流浪地球》获得巨大成功后,也引起对中国科幻电影的讨论,更提升对《三体》系列电影的期待。谈到《三体》的电影改编,刘慈欣表示,《三体》比《流浪地球》的改编更困难,由于电影时间有限,《三体》的故事容量很大,能不能够完全展现是个很大的问题。同时,《三体》不符合好莱坞电影的拍摄标准。“好莱坞电影的主题必须黑白分明,符合主流价值观,但是三体太复杂了,难以用一句话描述它想表达的内涵。”

改编好看了,观众喜欢就好,就像《流浪地球》的改编,和原著的差异相当大,但是观众很喜欢。

在他看来,舞台剧和小说、电影是完全不同的艺术形式,采用的表达方式也完全不同。“各种的艺术形式都有各种艺术形式的优势和长处,舞台剧的表达方式有独特的魅力,是电视电影所不具备的。”在他看来,舞台剧对特效的运用并非首位,更看重运用抽象符号烘托的氛围和意境,例如第二部中运用的肢体语言,令他印象深刻。

问:《三体》要改成电影是不是更难?

“在科幻制作的创意上,国外团队有丰富的经验值得我们借鉴。”李童说,“《三体》舞台剧可能是国内第一次调动这么多国际化资源,打造一个本土的IP舞台剧产品。《三体III》舞台剧将继续沿用国外团队。”

问:除了产业体系,你最担心的问题是什么?

面壁人、破壁人、“水滴”......这些《三体》粉丝熟知的科幻元素,在《三体II:黑暗森林》舞台剧中一一化作现实。

答:最重要的是把科幻能给人的震撼感用舞台艺术这种形式表达出来。舞台剧和电影也不一样,它可以用抽象、符号化的艺术风格来传达那些本来很具体的事物,舞台剧应该说是有它独特的魅力。

在他看来,中国科幻电影还处于起步状态,尽管《流浪地球》获得了成功,但中国科幻电影不可能以同样的方式复制,投入巨资制作。现在中国缺少一个类似好莱坞的科幻电影工业体系,更缺乏科幻领域的专业人才,例如特效专家和科幻编剧。

包括科幻导演、特效这些人才都是需要一步步培养的,这是需要时间的。

制作人李童介绍,《三体》系列舞台剧是国内首次将科幻题材作品搬上舞台,和前作不同的是,《三体II:黑暗森林》的主创团队全部来自海外,由法国舞台剧导演菲立普·德库弗列担纲总导演,舞美设计、服装设计和特效制作团队也均为海外背景。

问:《流浪地球》火了对你的生活影响大吗?

整部舞台剧中,刘慈欣最喜爱的是部分3D电影的桥段,例如水滴摧毁地球、罗辑解释黑暗森林法则等。“表现科幻作品,特效是必不可少的。相比前作,这一部舞台剧中的特效运用目的性和故事性更强,对内容和氛围更有推动性,不像是第一部,有为了特效而特效的感觉。”

《三体》舞台剧出到第二部了,刘慈欣自己怎么看?他说“我怎么看不重要”……

制作人谈《三体》舞台剧:将继续沿用国际团队

这也是《三体》舞台剧的第二部,根据刘慈欣荣获第73届雨果奖最佳长篇小说奖的同名小说,又名《地球往事三部曲》的第二部《三体II:黑暗森林》改编。

刘慈欣表示,《三体II》舞台剧比第一部更忠实原著,仅在部分作删节处理。他坦言不在乎原著精神,“科幻改编不需要忠实原著,例如《流浪地球》和原著区别相当大,但观众也能接受。”他也不在意被误读,“文学作品欣赏的过程就是一个误读的过程,现在的读者从我的作品中解读出来的那些东西,坦率地说,大部分在我创作中根本就没有去想。是否误读不重要,关键是带给观众美的享受。”

“我这个原作者一点儿也不重要,观众喜欢才最重要。”

问:你作为原作者,对于《三体》电影的改编有标准吗?

真正能保持同一水准的,我能想出来的,电影史上也只有一部,就是《教父》,我想不出第二部。所以我们要有一个平和的心态。

答:《流浪地球》火了对我生活的影响并不大,你要说变化,前几年《三体》获雨果奖那个时候有变化。

■科幻电影“鼻祖”,库布里克摄于1968年的《2001太空漫游》,改编自现代科幻三巨头之一的亚瑟·克拉克。当时24岁的卢卡斯走出电影院就对自己说,我要拍一部宇宙电影,这就是后来的《星球大战》。刘慈欣说,我的所有作品都是对克拉克的拙略模仿。

www.8455.com 3

问:《流浪地球》今年那么火,你对中国科幻电影有什么期待吗?

答:还是那句话,对《三体》的改编,原作者的要求真的并不重要,观众的要求才重要。我这个原作者对改编满意不满意真的不重要。

www.8455.com 4

答:我不介意被误读,其实文学作品的欣赏过程本身就是一个误读的过程,现在读者能从我的作品里解读出来的东西,坦率地说,我在创作的时候能根本想都没有想过。所以,误读不重要,关键是好看,能否带给人们带来享受。

问:《三体》舞台剧已经出到第二部了,你准备打几分?

问:作为原作者,你最在意的是不是还是忠实原著?

问:《三体》电影什么时候会出?

问:就是说你的主业还是写书,新书会选择什么题材?人工智能?

问:你觉得自己在中国科幻电影的版图里应该是个一个怎样的角色?

答:是的,因为篇幅那么长,结构那么庞杂的一个作品,要在电影短短一两个小时里讲完,确实很难。

答:这个不能问我,要问他们拍电影的人。

我不是《流浪地球》的主创团队,可能他们的生活有变化。一个原著作者在这个里面并不是一个很重要的角色,重要的是导演、制片人、编剧这些。

问:你不介意自己被误读吗?

答:中国科幻电影发展还是起步状况,现在首先要做的是很多基础的工作,要建立起一个像好莱坞那样完善的电影工业的体系。

答:我当然希望第二部能超越第一部,要超越会很难,这是一个客观规律。我们都应该有清醒的认识,就是不可能每一部都保持同一水准,任何一个作品都很难做到。

问:你对《三体》的舞台剧版有什么期待?

演出前,刘慈欣接受了《新闻晨报·周到》记者的采访,对于“刘慈欣IP”的各种艺术形式的改编,他表示:

答:恰恰相反,我最不看重的就是忠实原著。特别是一个科幻作品的改编,很容易失败,因为文字和舞台剧、影视这些艺术形式都不同,所以不改编是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