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十年,春,王正月,庚申,曹伯终生卒。 桓无王,其曰王何也?正终生之卒也。 二、夏,五月,葬曹桓公。 三、秋,公会卫侯于桃丘,弗遇。 弗遇者,志不相得也。弗,内辞也。 四、冬,十有二月,丙午,齐侯、卫侯、郑伯来战于郎。 来战者,前定之战也。内不言战,言战则败也。不言其人,以吾败也。不言及者,为内讳也。

一、十年,春王正月,庚申,曹伯终生卒。 二、夏,五月,葬曹桓公。 三、秋,公会卫侯于桃丘,弗遇。 会者何?期辞也。其言弗遇何?公不见要也。 四、冬,十有二月丙午,齐侯、卫侯、郑伯来战于郎。 郎者何?吾近邑也。吾近邑则其言来战于郎何?近也。恶乎近?近乎围也。此偏战也,何以不言师败绩?内不言战,言战乃败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