腊月到正月,在哈尔滨还是有花可看的,那是寒流之笔,描画在玻璃窗上的霜花。出了正月呢,即使飘雪的日子还有,但雪魂魄已失,落地即化,霜花也杳然无影了。你若想看花,只能去花店买南方运来的鲜花了。花儿是女儿身,经不起折腾,一路奔波令其花容失色,瓶中的“花娘娘”们,总有种“独在异乡为异客”的落寞感,不像本土应时而开的花儿,那么气韵饱满。

近日,家住浙江海宁长安的一个3岁女童玩耍时

猫冬让北方人筋骨疲弱,所以当积雪消融,埋藏在雪下的枯草出狱似的,瑟瑟缩缩地出现在阳光下时,人们以为摸到春天的触角了,奔向户外的漫步者不在少数。寒风虽是强弩之末,但威力尚存,我不幸被击中,有一日傍晚从江畔回来,咳嗽流涕,身上阵阵发冷。

咬断了体温计

我便取放在玄关托盘上的体温计,想看看自己是否发烧。

吞下了里面的水银......

我取体温计的时候,不慎将外壳的护帽朝下,这一竖不要紧,由于对接处咬合不严,护帽叛徒似的落地而逃,将体温计彻底出卖了,它随之坠落,摔成两截。

图片 1

它这一跌,我家的黑夜亮了。

3岁女童吞下体温计里的水银

从玻璃管内径流溢而出的水银,魔术般地分裂成大大小小的珍珠状颗粒,像一带雪山巍峨地屹立在我面前。我先是拿来一块抹布擦拭,以为它们会像水滴一样,迅速被吸附,岂料它们欢欣鼓舞地一分二、二分三、三分四地遍撒银珠,泻地水银非但未少,反而如满天繁星,在白桦木地板上,朝我眨眼。它们近在咫尺,却仿佛远在天边,不可征服。

“医生,快帮孩子看看,她吞下了水银。”在市中心医院儿科急诊,年轻的妈妈吴女士抱着孩子,一脸焦急。

我少时数理化不灵光,对水银的了解,竟来自当时广为流传的一本小人书《一块银元》,主要情节围绕一块银元展开,写了穷人的苦,地主的恶,其中最让人惊悚的情节,是一个地主婆死了,她的儿子竟让一对童男童女为他老娘殉葬。他们给童男童女灌注了水银。故事浓墨重彩的是那个身世凄惨的童女,在出殡的行列中,她端坐在莲花上,手持一盏纱灯,双目圆睁,虽死犹生。她的亲人在路旁声声唤她,可她无法应答了。那个画面给我幼小的心灵,带来了浓重的阴影,恨地主,也恨水银。水银是毒蛇,它要了如花似玉的姑娘的命!

儿科医生陈小红接诊了她。“具体怎么回事?”

我们在日常生活中能接触到水银制品,除非是在镇卫生所。那时日子穷,谁家会拥有温度计和体温计呢! 如果感冒发烧了,卫生所的护士会神气地甩一下体温计,将它夹在患者腋下。童年时我曾盼着感冒 (因为父母会给感冒的孩子买山楂罐头吃),但却怕发烧,万一去卫生所测体温,体温计碎裂了,水银流入我体内,我成了僵死的人,那可怎么好? 谁还能在爸爸喝醉时为他取一杯茶? 谁还能在妈妈拆洗被褥时为她挑上满缸的水? 谁还能在姐姐除夕夜不想吃饺子时,给她烙上两张糖饼? 谁还能在弟弟闯祸挨打时,夺下爸爸手中的棍子,让他少受些皮肉之苦? 除了亲人,还有那些可爱的动物让我难以割舍,谁能用破木梳给吃饱了的猪刷毛? 谁能在黄昏时把游荡的鸡,及时赶回鸡笼? 谁能给看家狗偷些它惦记着的人吃的食物? 还有夏天时满沟满谷的野花谁去采? 冬天时满院子的白雪谁来扫?

原来,前段时候,吴女士的女儿感冒发烧,而吴女士在外出差,家中的奶奶不会用电子体温计,于是,就用水银体温计给孩子测量口温。

我那时感冒了,发烧了,抗拒去卫生所,骨子里是恐惧水银体温计。总觉得我的腋窝藏着火苗,会将爆竹似的它引爆。它灿烂了,我就黑暗了。体温计是恶魔,这在看过 《一块银元》 小人书的同学心中,根深蒂固。以至于我们憎恨一位班主任老师时,私下议论要是小人书中被灌注了水银的是她,而不是那个女孩,该有多好。好像我们真的掌握了水银,都会沦为施恶的地主婆的儿子。

没想到,过了几天,孩子自己在家玩耍,翻出了放在抽屉里的体温计,也学着奶奶给她量体温的样子,放入嘴里玩,结果,玩着玩着,她就开始咬,一不小心,就把这支水银体温计给咬破了,里边的水银流了出来,流在嘴里一部分被她咽了下去。

这位班主任是我们的语文老师,她中等个,微胖,圆脸上生满雀斑,厚眼皮,眼睛不大,但很犀利。她不是本地人,住在学校的板夹泥宿舍里。因为没有食堂,她得自己弄吃的,所以我常在清晨去生产队的豆腐房买豆腐时遇见她。因为怕她,又因为豆腐房总是哈气缭绕,人在其中如在雾里,面目模糊,我假装没看见她,溜之乎也。

当天,吴女士出差回家后,看到破碎的体温计,才知道孩子闯祸了。

我们为什么怕这位老师呢? 她严厉起来不可理喻。她有一杆长长的教鞭,别的老师的教鞭只在黑板上跳舞,她的教鞭常打在学生手上。期中期末考试总成绩不及格者,是她惯常教训的对象。她会让他们伸出手来,这时她的教鞭就是皮鞭了,抽向落后生。痛和屈辱,让被打的同学哇哇大哭。这种示众的效果,倒是让所有的学生不甘落后,刻苦学习了。但大家心底对她还是恨的,她头发浓密,梳着两条粗短的辫子,我们背地就说她带着两把锅刷;她脸上的雀斑,被我们说成耗子屎;她擦黑板上红红白白的字时,粉笔擦不慎碰着脸,成了大花脸,我们在底下偷着乐,没一个提示她的。

图片 2

她管理班级严格到什么程度呢? 要是教室的泥地清扫不净,值日生的苦役就来了,会被罚连续值日。最让我们难堪的是检查个人卫生,我们上课前她会手持碎砖头,高傲地站在门口,我们则像乞丐一样朝她伸出手去,如果我们的手皴了,或是指甲里藏污纳垢,她会扔给你一块碎砖头,让我们出去蹭掉手上的皴,抠出指甲里的泥,砖头在此时就成了肥皂了。如果春夏秋季,拿了砖头的学生会去溪边洗手 (那时大兴安岭植被好,溪流遍布),冬天时只能用积雪清理了。我有一次也被检查出手上有皴,不允许我进教室,我一赌气,到了溪边,把她那堂课都消磨掉了。看山看水,看花看草,不亦乐乎。我面临的惩罚,可想而知了。

网络图

这位班主任老师看上去跋扈,但她业务好,很敬业,也有善心。有的同学家贫,她家访时会带上她买的作业本,她还帮助交不起学费的学生交费,并带我们进城,去照相馆拍合影。当然,她还常在我们下午该放学时,给我们加一小节课,讲那些经典的励志故事。如果是冬天,天黑得早,讲台就点起一根蜡烛。烛火跳跃着,忽明忽暗,她的脸也忽明忽暗,那也是她最美的时刻。她不用教鞭,脸上的雀斑看不见了,语气温柔,面目平和。

吴女士惊恐万分,开始查看孩子的口腔有没有被割破,再问问孩子有没有不舒服。孩子说,肚子有点不舒服。

她离开我们小镇,似乎没有任何预兆。突然有一天,她要调到黑龙江东部的一个小城去,说是她恋人在那儿,是去结婚。这时我们才意识到她是一个女人,是个有人惦念的人。

焦急万分的吴女士赶紧开车把孩子送到医院。

她要离开了,按理说我们是奴隶得解放了,该同声庆祝的,可大家突然都很沮丧,因为她一点狠劲都没了。她带着偿还之意,将自己所用之物,分给常遭她鞭打的人,那多是家庭困难的同学,我听说的就有书本、衣物、脸盆。在她走前,有天我在小卖店碰见她,她还买了一双雨靴送我。从此后她离开的风雨时刻,穿着雨靴走在泥水纵横的小路上,总会想起她。而她带我们拍的合影,成了同学们最美的珍藏。我们不知她婚后过得怎样,她丈夫会像我们小镇的男人那样,爱打老婆吗? 她为师还喜欢手执长教鞭吗? 当我们班级的卫生越来越差,同学们随地吐痰,随手丢废纸,教室再也不是窗明几净时,爱清洁的女孩子就想念她;而当那些学习成绩差的学生,将书本视为无用之物而放任自流时,学生的家长就慨叹,要是她在就好啦,孩子就有人管了!

陈医生帮孩子做了初步检查,发现孩子精神还不错,也没有出现呕吐、头晕、恶心等中毒症状。

四十多年了,我没有她的任何消息,也极少想起她来。但水银泄地的这个夜晚,也过了半百之岁的我,却很热切地思念起她来。不知她是否还在她当年嫁过去的小城。按她的年龄,应是儿孙满堂,颐养天年了。

陈医生让吴女士先带孩子去拍了腹部立位平片。很快,片子出来了,果然,在孩子胃里,水银聚集在那里,看上去晶莹剔透。

我不知当年的这位班主任老师的长辈,是否有出自旧学堂的,她的一些教育方式,私塾痕迹明显,教育为主,体罚为辅,在今天可能会遭到众口一词的谴责。但试想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一个荒僻的山镇,一个有抱负的教师,面对着一群天性顽劣的野孩子,她最直接有效的教书育人方式,也许就是恩威并施。她用教鞭打了那么多孩子,可没一个因之受伤,可见她心里是有轻重和尺度的;当她把砖头抛向你,让你蹭掉手上的皴时,尽管你满心不快,但至少让你从此后注意个人卫生,时常用温水泡手,让它们散发出我们那个年龄的手,本该有的鲜润光泽。

图片 3

再回到体温计碎裂的那个夜晚吧。夜一点点地黑起来,我见抹布清理水银,起到的反而是推波助澜的作用,赶紧上网查询对付它们的办法。水银有毒,我先是敞开窗子通风,然后用笤帚将它们轻轻扫到撮子里,放到一个新打开的垃圾袋中,之后用纸巾擦拭余下的细碎的水银珠。每片纸巾罩住一两颗,将它们轻轻拈起,包饺子似地封住口,丢进垃圾袋,再取一片纸巾奔向另一处。我就这样朝圣似的趴在地上捉水银珠,足足用了半盒纸巾,直到我认为已把它们消灭殆尽。

孩子的拍片结果

我关了厅里的灯,打算回卧室休息一下。借着卧室的微光,我突然发现刚清理过的地板上,仍有水银珠一闪一闪的。我不相信,取了手电筒照向那里。呵呀,这分明是一个微观花园么,我发现了无数颗更加细小的水银珠粒,在白桦木地板的表面和缝隙,花儿一样绽放着。

“爸爸妈妈,不要拿打针、吃药来惩罚我,我知道错了。”看到妈妈脸上写满焦急,小家伙也是一脸委屈。

这不死的花朵,实难相送,那就索性不送,我不相信就凭它们,会让我性命堪忧———将其当花来赏又如何! 权当它们是腊梅的心,是芍药的眼,是丁香的小袄,是莲花的罗裙!

“咬断体温计后,水银被宝宝吞到肚子里一般不会引起汞中毒。”陈小红给出了建议。因为体温计里水银剂量小,孩子的口腔没有糜烂,胃部也没有溃疡,“只有等孩子自己排出来。”

因为在黑夜面前,所有的花朵都是无辜的。

见到吴女士一脸不解,陈医生向她解释:“因为体温计内的水银是金属汞,而不是离子汞,它在胃肠道内不容易被吸收,也很难发生化学变化,一般不会转变为有毒的汞离子。所以,通常情况下,体温计中的那点水银下肚后,是可以随大便排出体外的。”

不过,吴女士还是不放心,当晚她又带孩子到省儿保,儿保医生说法跟陈小红的一致,“观察为主,再复诊拍片。”

第二天,吴女士又到省儿保,再拍了一个片子,发现水银已经在孩子的肠道了。“过一个星期再复查。”医生建议。

如何处理破碎体温计及水银?

当然,在生活中,咬破水银体温计后,我们不能就此掉以轻心了。“水银体温计是由玻璃构成的,咬碎后碎片如果进入人体,则可能会导致口腔、咽喉部、胃部等黏膜受损,甚至会导致消化道穿孔。”陈医生介绍,此外,误吞水银者如果胃肠道黏膜有溃疡伤口,水银便会立刻进入人体血液,危及生命安全。

值得一提的是,暴露在空气中的水银很容易挥发到空气,但这比误吞入肚的水银更危险。因为水银在空气中挥发后,会变成汞蒸气,它很容易被吸入体内,从而引起中毒。

并且,体温计破碎后不要直接用手去捡碎渣和水银珠,万一手上有伤口或者捡的时候不小心弄破了皮肤,都有可能使水银通过伤口进入血液中,从而引起中毒。汞中毒表现为头晕、手脚发抖,最终会引起肾脏损坏。

图片 4

因此,在处理破碎温度计的时候,我们正确的姿势应该是:戴上口罩,开窗通风,用小铲子尽快把水银收集起来,或戴上手套用湿润的小棉棒或胶带纸将洒落在地面上的水银粘集起来并放入密封小瓶中,然后在瓶中加入少量水,并在瓶上写明“废弃水银”等辨识性文字后丢至合适的垃圾桶里。

有些人认为误吞水银后可以喝牛奶中和解毒,真是这样吗?

陈医生表示,实际上,吞入水银后喝牛奶基本起不到什么作用,因为牛奶中的蛋白质不能与水银相结合。宝宝误吞水银后,家长可以立即给宝宝饮用一两个生鸡蛋清,鸡蛋清中的蛋白质是可以与汞结合的,中和其毒性。此外,我们也可以给宝宝喂食一些粗纤维食物,难消化的食物,如长段的韭菜等,可以帮助排除水银和碎玻璃,保护胃肠黏膜。

图片 5

当然,所以如果出现误吞水银的情况,建议第一时间宝宝带到医院让医生检查一下确保安全。

有宝宝家庭最好使用电子温度计

“近几年,我们接诊过多例孩子误吞温度计水银的意外事件,我建议有条件的家庭,最好使用电子温度计,避免此类事件再次伤害到宝宝。”陈医生说。

图片 6

除了水银温度计,生活中,对孩子来说,硬币、纽扣、发夹、电池、小磁铁、枣核、小钉子等都是危险品。据悉,消化道异物在熊孩子这个群体很常见,尤其是6个月到3岁的孩子,对什么东西都好奇,也没有安全意识。稍有不慎,就会吞进危险的东西。监护人的责任至关重要,要时刻看好,避开或避免危险异物。

图片 7

而这些异物硬度形状各异,很容易卡住,更危险的是异物卡进气管,导致窒息。医生说,每年,全国各地都有孩子因气管异物死亡,这样的悲剧避免,需要每一个人的重视。

图片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