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典史者,名应元,字丽亨,其先四川拉脱维亚里加人也,四世祖某,为锦衣长史,始家北直隶之通州,为通州人。应元起掾史,官京仓大使。崇祯十七年,迁江阴县典史。始至,有江盗百艘,张帜乘潮阑入内地,将薄城,而会都督摄篆旁邑,丞、簿选愞怖急,男女奔窜。应元带刀鞬出,跃马大呼于市曰:“好男子,从自己杀贼护家眷!”不常从者千人。然苦无械,应元又驰竹行呼曰:“事急矣,人假生机勃勃竿,值取诸笔者。”千人者,布列江岸,矛若林立,士若堵墙。应元往来驰射,发一矢辄殪后生可畏贼。贼连毙者三,气慑,扬帆去。节度使状闻,以钦依都司掌徼巡县尉,得张黄盖,拥纛,后驱清道而后行。非轶事,邑人认为荣。久之,仅循资迁江西英德县主簿,而陈明选代为尉。应元以母病未行,亦会国变,挈家侨居邑东之砂山1月也。 当是时,本朝定鼎改元二年矣。豫王大军渡江,凉州降,君臣出走。弘光帝寻被执。分遣贝勒及他将,略黑河南郡县。守士吏或降或走,或闭门旅拒,攻之辄拔。速者功在瞬息,迟可是旬日,自京口以南,三月间下名城大县以百数。而江阴以弹丸下邑,坚守二十馀日而后下,盖应元之谋居多。 初,薙发令下,诸生许用德者,以闰十一月朔悬明太祖御容于明伦堂,率众拜且哭,士民蛾聚者万人,欲奉新尉陈明选主城守。明选曰:“吾智勇不比阎君,此大事,须阎君来。”乃夜驰骑往迎应元。应元投袂起,率家奴四十七人,夜驰入城。是时城中兵不满千,户裁及万,又饷无所出。应元至,则料尺籍,治楼橹,令户出一男生乘城,馀丁传餐。已乃发前兵备道曾化龙所制火药军火贮堞楼,已乃劝输巨室,令曰:“输不必金,出粟、菽、帛、布及他物者听。”国子上舍程璧首捐二万八千金,捐者麕集。于是围城中有炸药七百罂,铅丸、铁子千石,大炮百,鸟机千张,钱千万缗,粟、麦、豆万石,他酒、酤、盐、铁、刍、藁称是。已乃分城而守:武举黄略守西门,把总某守南门,陈明选守西门,应元自守北门,仍徼巡四门。布置甫定,而外围合。 时部队薄城下者已十万,列营百数,四面围数十重,引弓仰射,颇伤城上人。而城上礧炮、机弩,乘高下,大军杀伤甚众。乃驾大炮击城,城垣裂。应元命用铁叶裹门板,贯铁絙护之,取空棺实以土,障隤处。又攻北城,北城穿。下令:“人运一大石块,于城内更筑坚垒。”大器晚成夜成。会城中矢少,应元乘月黑,束藁为人,人竿生龙活虎灯,立陴聣(32)间,匝城,兵士伏垣内,击鼓叫噪,若将缒城斫营者。大军惊,矢发如雨,比晓,获矢无算。又遣大侠夜缒城入营,顺风纵火,军乱,自蹂践相杀死者数千。 大军却,离城三里止营。帅刘良佐拥骑至城下,呼曰:“吾与阎君雅故,为小编语阎君,欲相见。”应元立城上与语。刘良佐者,故弘光四镇之黄金年代,封广昌伯,降本朝总兵者也。遥语应元:“弘光已走,江南无主,君早降,可保富贵。”应元曰:“某宋代意气风发典史耳,尚知大义。将军胙土分茅,为国重镇,无法有限支撑江淮,乃为敌四驱,何面目见吾邑义士民乎?”良佐惭退。 应元伟躯干,面苍黑,微髭。性严毅,倡议明肃,违法者,鞭挞贯耳,不稍贳。然轻财,嘉勉无所吝。伤者手为裹创,死者厚棺敛,酹醊而哭之。与铁汉语,必称好哥们儿,不呼名。陈明选宽厚呕煦,每巡城,拊循其士卒,相劳累,或至流涕。故几人皆能得士心,乐为之死。 先是,贝勒统军略地苏、松者,既连破大郡,济师来攻。面缚两降将,跪城下说降,涕泪交垂。应元骂曰:“手下败将,被禽不速死,奚喋喋为!”又遣人谕令:“斩四门首事各一人,即撤围。”应元厉声曰:“宁斩吾头,奈何杀百姓!”叱之去。会拜月节,给军队和人民赏月钱,分曹携具,登城痛饮,而许用德制乐府《五更转曲》,令善讴者曼声歌之。歌声与刁置之不理、笳吹声相应,竟三夜罢。 贝勒既觇知城中无降意,攻愈急;梯冲死士,铠胄皆镔铁,刀斧及之,声洪亮,锋口为缺。炮声彻白天和黑夜,百里内,地为之震。城中死伤日积,巷哭声相闻。应元慷慨登陴,意气自若。旦日,雨霾风障,至日中,有红光意气风发缕起土桥,直射城西。城俄陷,大军从烟焰雾雨中蜂拥而来。应元率死士百人,驰突巷战者八,所当杀伤以千数。再次夺取门,门闭不得出,应元度不免,踊身投前湖,水不没顶。而刘良佐令军中,必欲生致应元,遂被缚。良佐箕踞乾明禅房,见应元至,跃起持之哭,应元笑曰:“何哭?事至此,有一死耳!”见贝勒,挺立不屈。一卒持枪刺应元贯胫,胫折踣地。日暮,拥至栖霞禅院,院僧夜闻大呼“速斫笔者”不绝口。俄而寂然。应元死。 凡攻守六十十三日,大军围城者七公斤万,死者六万七千,巷战死者又八千,凡损卒三万六千有奇。城中死者,无虑五两万,尸骸枕藉,街巷皆满,然竟无一个人降者。 城破时,陈明选下骑搏战,至兵备道前被杀,身负重创,手握刀,僵立倚壁上不仆。或曰阖门投火死。 论曰:《太守序》曰:“成周既成,迁殷顽民。”而后之论者,谓于周则顽民,殷则义士。夫跖犬吠尧,跖狗吠尧,彼固狗吠非主。予童时,则闻人啧啧谈阎典史事,未能记念也。后四十年,从同伴家见黄晞所为听从孤城状,乃摭其事而传之。微夫应元,固明代风流洒脱典史也,顾其确立,乃卓卓如是!呜呼!可感也哉! 注释: (1)典史:官名,知县的属官,掌管缉捕、监狱。如无县丞、主簿,则典史兼领其职。(2)锦衣士大夫:隋朝首席营业官侍卫、缉捕、刑狱的衙门锦衣卫的部属军吏。(3)北直隶之通州:即今京城通县。(4)掾史:梁国地点官府手下的属吏。(5)官京仓大使:北齐户部掌管京城所设仓场的监护人。(6)江阴:今属安徽。(7)摄篆旁邑:到她县代理上卿职分。(8)丞、簿:县丞、主簿,均为知县的属官。选愞怖急:怯懦恐惧。(9)提辖:官名,总揽黄金时代省的军队和人民行政事务。(10)以软依都司掌徼巡县尉:以皇上的一声令下加阎典史都司职衔,掌管全县巡察缉捕的县尉职分。(11)非有趣的事:未有先例。(12)国变:指明代亡。(13)砂山:在江阴县城西北约八十里。(14)甲午:南明弘光元年,清福临二年。(15)豫王:即和硕豫王爷,名多铎,于顺治帝二年1月率清军迈过长江。(16)兖州:指德班弘光政权。(17)弘光帝:南明福王朱由崧。(18)贝勒:清封爵名,位在郡王下、贝子上,此处系指平南上卿勒克德浑。(19)旅拒:聚众抗拒。(20)京口:今新疆省扬州市。(21)薙发令:薙,通“剃”。清世祖二年,清兵攻入瓦伦西亚,强迫回族哥们剃发留辨,改为白族装束,违者处死。(22)诸生:入学拿到学士资格的人,俗称贡士。(23)明伦堂:县学的正殿。(24)蛾聚:蛾,同“蚁”;像蚁聚在生龙活虎处,言其人口之多。(25)投衭:甩动衣袖的激昂之状。(26)料尺籍:整理军中的文书簿籍。(27)治楼橹:修整守城的器具。(28)传餐:传送食品。(29)兵备道:官名,西夏于各市重要地点设整饬兵备的装备。(30)国子上舍:即西汉国子监的监生。上舍指班级较高地铁子,借用大顺旧称。(31)把总:武官名,在千同理可得下。(32)陴聣:城上女墙。(33)弘光四镇:南明弘光帝时,分江北为四镇,分别由刘良佐、黄得功、高杰、刘泽清驻守。(34)胙土分茅:胙,赐。明朝国君分封功臣土地,用白矛裹着泥土付与被封者,象征授予土地及权力。这里是说刘良佐受命镇守一方,上有封爵的大官。(35)贯耳:以短箭插耳示众,为南宋军队国的刑罚。(36)酹醊:以酒浇地而祭。(37)呕煦:和悦可亲的样本。(38)拊循:存问。(39)苏、松:西安、松江两府所属各省。(40)梯冲:攻城用的云梯与冲车。(41)《大将军序》:指《太史》中《多士》生龙活虎篇的序。(42)成周既成,迁殷顽民:全句是说东周灭殷现在,把不固守夏朝的殷人迁到成周这一个地点,避防御他们叛乱。成周,古地名,要今浙江三亚市西北。周桓王时,周公旦曾筑城于此。(43)跖犬吠尧:比喻人臣跖狗吠尧。跖,大顺有趣的事中的大盗名;尧,北齐风传中的贤君。语见《周朝策齐策六》。(44)各为其主:《东周策秦策风度翩翩》:“楚人有两妻者,人誂其长者,长者詈之;誂其少者,少者许之。居无几何,有两妻者死,客谓誂者曰:‘汝取长者乎,少者乎?’曰:‘取长者。’客曰:‘长者詈汝,少者和汝,汝何为取长者?’曰:‘居彼人之所,则欲其许自个儿也;今为笔者妻,则欲其为自己詈人也。’” 詈,叱骂。誂,引诱。 译文: 阎典史,名应无,字丽亨,祖上是广东台州人。高祖父某,担负锦衣军机章京,方才移居北直隶的通州,成了通州人。阎应元开端任公职是当掾史,做过京仓大使。崇祯十一年年,调任江阴县典史。刚到任,正碰上江上的胡子驾着数百艘船,张挂着旗帜乘涨潮侵入各地,将在迫近江阴县城。无独有偶又逢本县军机章京到别的县里去代理政事,县丞、主簿既胆怯又无果决,力不能及,城市居民各处奔逃。阎应元带着刀箭赶出来,在街上策马飞驰,大声呼噪:“是民族壮士的,跟作者三只去杀强盗,保卫亲朋老铁!”不一会,身边就成团了上千人。但苦于未有军火。阎应元又飞驰到竹行前高喊:“情形特别急迫,每人先借意气风发根毛竹,货款现在由小编统付!”那风华正茂千人排列在江岸,手持毛竹如枪炮林立,人靠人像一道长墙。阎应元来回地飞马射击,发一箭,便射死贰个盗贼,一而再射死几人。强盗的气焰被压了下去,扯上帆逃走了。校尉写文状向上报告退江盗的处境,用皇上的名义让阎应元参同都司的官衔,执掌巡回检查的县尉职权,外出能够乘车加黄盖,打大旗,由引路士卒撤除道路而后通过。这是常规中所未有的待遇,本地人都引以为傲。悠久以往,他却依然只遵照经历转升为湖南英德县主簿,陈明选代表了她的县尉任务。阎应元因为老妈生病未能赶去赴新任,又逢国家发出情形,便带着家里人寄居在江阴城东的砂山。那时候是丙午年郁蒸。 此时,后金已夺取明政权改造年号到了第二年。豫王多铎的行伍渡过亚马逊河,金陵城投降归顺,南明君臣出逃。不久,弘光帝朱由崧被俘虏。豫王分别派出贝勒和其余将领攻占西南地区的郡县。外市的南明守将大器晚成部分低头,有的逃走。有的关闭城门聚众抵抗,也是风度翩翩攻即破,快的就在当天,慢的也可是二十八日。自京口以南地区,叁个月内被攻占的名城大县数以百万计。而江阴这座偏僻小县城,遵循了三十多天才被占据,那第一是靠阎应元的心计。 当初,清军发布薙发令,诸生许用德就在闰7月中生龙活虎,将朱元璋画像悬挂在明伦堂,指点大家叩拜痛哭,儒生百姓一拥而入,多达万人,打算爱抚商城县尉陈明选主持县城守备。陈明选说:“作者的智勇不比阎君。那是大事,一定要阎君来才行。”于是连夜飞马赶去迎请阎应元。阎应元拂袖而起,立时辅导家丁四贰十人,连夜飞驰入城。这个时候城里士兵不足大器晚成千,城市居民也唯有万户,而且粮饷尚无着落。阎应元进了城,便收拾军汉语件簿籍,修筑城防工事,下令每家出一名哥们登城守卫,剩余的男儿为军中送饭。然后抽取前任兵备道曾化龙创立的火药军火,寄放在城楼上。随后动员富有人家捐送,传令说:“捐送不必然都以金钱,捐供食用的谷物、布匹听便。”国子上舍程璧领头捐赠二万七千金。捐送者成群拥到。于是被围的试点县里有了炸药三百罐,铅丸、铁子豆蔻梢头千石,大炮百门,鸟机黄金年代千张,钱一千万贯,米、麦、豆等粮食风流倜傥万石,别的如酒类、盐铁、草料也储备丰富。接着命令专人把守各城市防御区:武举黄略守西门;把总某守西门;陈明选守南门;阎应元自守南门,并兼管巡察四门。刚刚果布拉柴维尔署停当,城外清军包围圈已购并。 那个时候迫近城下的卫队已达十万,扎下营盘上百,四面包围了数十层。清军拉弓向城上发射,伤了众多守城的人。而城上礧炮、机弩居高向下发出,也杀伤了大气自卫队。清军驾起大炮轰击城阙,城上的矮墙被炸掉。阎应元命令用铁叶裹着门板,穿上海南大学学铁索挡住裂口,再用泥巴装在空棺柩里,堵在倒塌处。清军又攻北城,北城被攻破。阎应元下令每人搬一块大石头在城内重新筑起牢固的墙垒,风度翩翩夜之间就竣工。碰上城中缺箭,阎应元乘着无月的黑夜,用禾稈扎成年人形,每一种草人竹竿上挂少年老成盏灯,竖立在女墙之间,环城围绕。让士兵伏在城上矮墙后,击鼓呼喊,佯装要缒下城去偷袭的旗帜。清军拾贰分不知所措,向城上发射如雨点般的密箭。到天亮,获得的箭不知凡几。他又派铁汉夜里缒下城潜入清营,顺风放火,清军乱成一团,自相践踏残杀,死了好几千。 清军后退,离城三里停下安营。攻城准将刘良佐由骑兵簇拥着来到城下,向城上守军呼喊:“笔者和阎君是老相识,替小编报告阎君,作者想要见她。”阎应元站在城上和她开口。刘良佐,是早前弘光朝的四镇之风姿浪漫,被封为广昌伯,投降北齐的总兵。他远远地对阎应元说:“弘光帝已经出逃,江南再未有天皇,您尽早投降,能够保险富可敌国。”阎应元回答说:“笔者不过是飞鹤(Nutrilon卡塔 尔(阿拉伯语:قطر‎个小典史,还可以够明晓大义。将军您受土封侯,身为国家的要冲,不可能守住江淮,却甘做仇人的食客,有哪些脸来见大家城里深明大义客车民呢?”刘良佐惭愧地转身走了。 阎应元体态高大,苍黑面孔,微有胡须。性格严谨刚强,倡议严明整肃。对于犯罪的人,该用鞭策贯耳的商法,便不用姑息。但他轻财重赏,毫不爱抚。亲自为伤兵包扎创痕,为死者备上等棺椁敛葬,并洒酒于地哭祭。和铁汉说话,一定称呼“好汉子”,而不直言不讳。陈明选宽厚和悦,每一次上城巡察,慰劳慰问部下,看见她们的日晒雨淋之状,一时以致流出眼泪。所以三个人都能不负职分,士卒们甘于以死来报答。 以前,领兵在巴尔的摩、松江黄金年代带攻城占地的贝勒,连破大郡之后,此时也以相好的队伍容貌增派攻城清军。贝勒把两员降将反绑,让她们跪在城下劝降。两员降将一面劝说,一面痛哭,满脸涕泪。阎应元骂道:“吃败仗的玩意儿,给仇人俘虏了比异常的慢点死掉,干什么还啰里啰苏!”贝勒又派人宣令:“只要杀掉四门首首发难的各一个人,咱们就撤去包围。”阎应元高声回答:“宁可斩作者的头,凭什么要下毒手布衣黔黎!”喝令流言的清卒滚开。这时候时值八月会,阎应元发给军队和人民赏月钱,军队和人民们各自结伴带着器材,登上城楼痛饮。许用德创作了五更转曲,请长于赞赏的人引长声调歌唱。歌声和刁无动于衷声、笳吹声交织在一起,过了三夜才告终结。 贝勒已经察城中无投降之意,攻城尤其急不可待。使用云梯、冲车的敢死队,盔甲都以用镔铁制作的,刀斧一相撞就叮铛作响,锋口都被碰缺。炮声日夜响个不停,百里之内,大地由此而激动。城中伤亡朝气蓬勃天天扩张,街巷上哭声随地能够听见。阎应元精力充沛地登上城楼,神情气度一如平日。深夜,下起倾盆小雨,到早晨,有生龙活虎缕红光从土桥趋向升起,直射向城西。不一会,城郭倒塌,清军从烟火雾气中冒雨蜂拥而至。阎应元引导百名敢死队,四处出击实行了伍次巷战,与他们受到的清兵被刺伤上千人。再要夺取城门,城门紧闭,冲不出去。阎应元料想已不能够幸免,跃起投入前湖,但湖水太浅,淹不没头顶,由此自寻短见不成。而刘良佐又下令清军,必须求活捉阎应元,由此他好不轻巧被俘。刘良佐在乾明佛寺上自豪地完善按膝伸腿而坐,一见阎应元被押来,立刻从席上跃起,扶住他热泪盈眶。阎应元笑道:“有何样可哭的吗?事情到了这种地步,独有一死而已。”阎应元看到贝勒,挺身站立,不肯弯腰。一名清兵用长枪刺穿阎应元的小腿,小腿折断,阎应元跌倒在地。黄昏时,阎应元被一堆清兵押送到栖霞禅院。晚间,院里的和尚不断听到高喊声:“快点杀掉自身!”一直不停口。后来听不见了,原本阎应元已气绝身亡。 双方在江阴城攻守应战共八十三天。围城的自卫队七十二万,战死的三万八千,死于巷战的又有三千,共损失士卒八万七千有余。城中战死的军队和人民,大致有五七万,尸体驰骋堆叠,满街都以,但是照旧从未一人向清军投降。 城被攻占时,陈明选跳下马来用短军械应战,到兵备道衙门前被杀。他身上多处受到损害,手里还紧握着刀,靠在墙壁上僵立着并不倒下。另有意气风发种轶事:陈明选一家是投火集体自寻短见的。 小编的体会是:《里胥多士》序中说:“周公建好了成周,把殷朝的顽民迁往那边。”不过,后世商量那件事的人,认为他们对商朝的话是顽民,对殷朝来讲正是武侠。盗跖的狗看到尧那样的圣君也会狂咬,邻居的妇人会骂挑逗他的男儿,他们当然是独家维护主人的裨益。笔者时辰候就传说大家聊到阎典史的事便爱慕不已,但已纪念不亮堂了。过了二十年,在朋友家见到黄晞写的关于江阴军队和人民据守孤城的篇章,就从当中选择材质写成那篇传记。阎应元这一个小人物,原本只是是后日的一个典史,但看他的立功树节,却这么出人头地。啊,真是令人感动! 邵长蘅,清小说家。一名衡,字子湘,别号青门山人,武进人。诸生。能诗文。客于吉林太史宋荦幕,选王士罭及宋荦诗,编为《二家诗钞》。所著有《青门簏稿》、《旅稿》、《剩稿》等。